当死亡成为禁忌的忧伤(文/雪夜无痕)


那些徐徐老去不复存在的曙光

虚妄
会不会只是虚妄

守望
期望
凝望

那些徐徐老去不复存在的曙光

漫长
多么漫长

那里有光
有光;

从此掉落去了方向

会不会有生命不屈的倔强?

在繁复的无人聆听的段落中回响

冷艳而绝美的芬芳

迷茫
多么迷茫

膜拜着生命最初的绽放

你看
你看

漫长
多么漫长

我带着它进入梦乡

文/雪夜无痕qq:

这蔚然而被禁忌的忧伤
交织在人海茫茫

被遗弃在现实冷落的地方

还会不会找回最原始的空旷

久久地游弋在湖心荡漾
孤芳自赏

梦未央
希冀流淌

回到最初的凄凉

那些悄然默默枯萎无处安葬的向往

党羽
超载的党羽
承载着太多莫可名状的斟酌

飞翔
在那里悄然默默地飞翔

退让
克服佩服
消亡

寄托着讳莫如深地思想苍白而乏力的凄切

这蔚然而被禁忌的忧伤
交织在人海茫茫

却找不到一处安宁而可以栖身的海港

退让
克服佩服
消亡

在繁复的无人聆听的段落中回响

那一株颓败的不再娇艳的海棠

覆华裳
终负了三千浮华烟花一场

还会不会有光

在那里重新复苏的海棠

木讷的虚浮的迷惘
历经沧桑

渴望
妄想
崇奉
不绝都在远方

风诉说起如花般破碎的时光

我知道那些华丽而唯美的殇
是凝练的党羽

从此掉落去了方向

天边闪现末明晰一丝月光

会不会有生命不屈的倔强?

还会不会有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austour.com/xpp/9.html